网站首页 实验服务中心 学术服务 资讯动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客服电话:021-34712376

E-mail:yiceb1@sohu.com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茸悦路208弄228号(富悦财富广场)

 

 
您现在的位置: YiCeb—专业科研临床服务中心 > 资讯动态 >行业资讯 > Science:要隐私还是要科学?
Science:要隐私还是要科学?

神经科学家 Richard Frackowiak 合作主持的“人类脑计划”大型研究在未来十年里将从欧盟获得 10 亿欧元的资助。

该项计划中的部分研究试图集成整个欧洲的医疗档案,以对成千上万的患者数据进行研究。它的目标是通过生物学和临床医学的模式来界定疾病,最终建立病变大脑的计算机模型,并预测疾病的治疗效果。

新法案惹争议

但是“科学欧洲(Science Europe)”医学科学理事会主席 Frackowiak 担心,目前有一项旨在保护公民隐私和补充协调整个欧洲数据保护规则的新法案,如果欧盟批准这一法案,那么这项研究就可能就此搁浅。科学家表示,该法案可能会让这项研究在某些情况下变得更加困难,比如“人类脑计划”不征得患者的明确许可,将无法使用患者的数据资料。

英国健康研究慈善机构 Wellcome 信托基金会目前正在领导一场运动,敦促欧洲议会议员改变主意,这些议员将参加下个月举行的法案表决。超过40个有关这项研究的欧洲组织都参加了这次运动,紧接着他们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商讨针对各国政府的计划。

上个月,“科学欧洲”、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学会、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和其他组织的领导人在《泰晤士报》发表的公开信中表示“欧盟正冒着犯重大错误的风险”。

个人数据保护

数据保护在欧洲是一个热门话题,美国“棱镜门”监听事件更引起了各界的广泛愤慨。

上周,英国国民医疗保健制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宣布国家医疗记录数据库的建设工作将推迟半年,以解决病人的隐私问题,并建立公众对制度的信心。其支持者称这是医学研究的福音。

欧盟委员会 2012 年公布的数据保护方案涵盖了从网上购物到电子银行服务的所有事项,取代了自 1995 年互联网兴起时沿用的方案。多数科学家表示他们同意委员会的建议草案,草案规定了在哪些情况下研究人员能够使用病人数据而无需征得病患的具体、明确同意。

该草案承认,有时很难获得病人的同意。例如,英国的一个项目使用了 33000 个癌症登记病人的数据,主要研究靠近电源线居住对儿童白血病的风险。科学家们坦承,从所有儿童的家庭中获得个人许可是不切实际的。

但是 2013 年 10 月,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与内政事务委员会( LIBE )为减少意外推出了多项修订。

对 LIBE 委员会在该条例第 81 条的修订,研究机构尤其表示不满。目前的条例指出只有当研究承担“高公共利益”和“不能以其他方式进行”时,才能取消申请许可的义务。即使这样,数据必须要匿名,也就是说要剥离任何能够透露患者身份的信息。或者,如果这样无法实现研究目的,那么患者的姓名必须经安全存储,研究人员是看不到的。

消费者团体认为提案的修订平衡了合法的隐私关注和公众的健康需求。但是研究倡导者、 Wellcome 信托基金会政策顾问 Beth Thompson 则指出修正案“树立了一个高得不成比例的栅栏”。

Thompson 认为,有时候研究人员需要数据,例如邮政编码、年龄或疾病状态,这样就可以识别一个人的身份。例如,一个来自小镇的63岁女子罹患了罕见疾病,即使不使用她的名字,也能够将她识别出来。“目前,在英国使用这种未经许可的身份数据是可能的,” Thompson 说,“我们不能说这很容易实现,不过它应该是一种选择”。

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公共卫生部的负责人 Charles Persoz 称,法国已有一项欧洲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法。他认为,欧盟范围内严格的数据规则将使程序变得更加繁琐,但是在法国,研究人员的工作不会像在英国一样有那么多限制。

但是, Persoz 担心该法案无法界定“高公共利益”,最终可能会危及研究。他警告说:“界定的缺乏可能会导致可怕的后果。”例如,如果在法国一个地区妇科癌症登记不被列为高公共利益,触及这些数据就会是违法的,因为患者没有对自己的信息给予明确的许可。

利益与风险并存

作为欧洲议会绿党成员及 LIBE 法案意见的主要作者,Jan Philipp Albrecht 认为研究人员不必太担心。他说,修订的第 81 条中规定的两个准则是必要和合理的保障,更何况公共卫生研究一般具备了作为“高公共利益”事业的资格。(他说,有些私人研究可能就不具备。)但是 Albrecht 表示,研究者如果认为有必要,仍然能够权衡辩论并提出更好的措辞。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 Cicely Marston 主要对使用健康电子记录的患者进行意见研究。他表示,患者一般都支持在健康研究中使用医疗数据。但是与研究人员不同,他们可能不清楚现行的所有保障,而且他们想知道自己的数据如何被使用、以及用在了哪里。 Marston 认为,让患者得到更多、更详细的信息,他们可能会更愿意分享自己的信息。

Frackowiak 说,最终总会有侵犯隐私的风险。但是,他相信风险是次要的,而以人群为基础的研究可能会造福人类健康,这是值得考虑的。 Frackowiak 称,欧洲国家已经建立了一个由科研项目审查的伦理小组组成的强大系统。根据他的经验,大多数患者相信科学家使用他们的数据是用来推动医学知识的发展。(誉津)


动物实验 细胞生物学实验 分子生物学实验 病理学实验 蛋白质实验
高通量测序 科研方案设计 生物信息学分析 数据统计分析 专利设计申请

电话:021-34712376
   客服邮箱:yiceb1@sohu.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1725号

www.yiceb.com

客户服务热线

在线客服